電視機開機率越來越低。 (資婚禮顧問費用料圖)
  有兩組數據值得關註:第一組數據是在《2013中國視聽新媒體發展報告》中提到,北京地區電視機開機率從三年前的70%下降至30%,40歲以上的消費者成為收看電視的主流人群。這是去年6月份廣電總局給出的數據,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到今天可能開機率會有更大的下降。而另一組數據則恰好相反:今年最火爆的美劇《紙牌屋》,在第二季上線當天首集點擊率逼近300萬次,上線四天,點Ice-O-Matic製冰機擊率逾900萬。
  令人關註的是,如此火爆的電視劇,卻沒有在任何一家電視臺上播放,是由世界上最大的在線影片租賃服務商Netfix在沒有任何一家電視臺願意承諾投拍第一季的情況下,以一億美元買下兩季26集的版權。儘管播出該劇的Netfix網站沒有公佈最終的觀看京站美食人次,但網絡劇《紙牌屋》將受眾關註度從過去的電視臺轉移至網絡的現實,已無可爭議。
  開機率的下降,並不外接式硬碟意味著電視產業的衰落;網絡劇的形式表達的依舊是電視內容,但對於傳統電視臺來說,網絡新媒體將節目內容碎片化,電視臺傳統的生產模式已經受到了衝擊和挑戰,電視行業的產業變革已經來臨。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也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趨勢,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事實已是如此。傳統電視臺,面對巨大的產業變革,要麼轉型,要麼死。
  電視臺的“mSATA二八模式”已經消逝
  在眾多的上星衛視中,一個電視臺的王牌節目可能也就一兩個,如湖南衛視的《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浙江衛視的《中國好聲音》。很多的電視臺憑藉著一兩個“名片型”節目,創造著整個電視臺幾80%的收益,如同很多的情況一樣,“二八定律”同樣也適用於電視臺,即電視臺內20%的人創造著80%的價值。
  在互聯網視頻的衝擊之下,這樣的比重甚至會傾斜至10%的節目創造90%的盈利,10%的人創造90%的價值。梁冬在《東吳相對論》節目中再次提到唱片行業的趨勢變革:以前,如果你想聽一個歌手的歌曲,你必須去付費買一張唱片,而這整張唱片中,可能只有那麼一兩首是比較出色的歌曲,其他的則是普普通通的——這就相當於,你用了10首歌歌曲的錢,只買到了一首;在互聯網時代,唱片模式開始轉向單曲模式。你完全可以只為你喜歡的那首歌付錢,甚至是免費的。
  如今,電視臺也面臨著類似的情況。由“名片型”節目為其他節目甚至整個電視臺的運轉買單,而互聯網則為電視臺轉向“單曲模式”提供了平臺和機會。
  互聯網與智能電視的融合
  傳統電視產業由一個個電視臺組成,觀眾想看某個節目,就必須在某個固定的時間點,固定的頻道,忍受著冗長的廣告,然後才能享受一點點劇情帶來的愜意。
  而在電腦、手機視頻等移動終端上,並沒有固定的電視臺,是由一個個碎片化的節目組成的,簡單和系統的進行分類,如綜藝,財經,電視劇等欄目。當互聯網和智能電視相互融合之後,我們所謂的電視臺也將會變成一個個碎片化的節目,變成只有電視內容的載體。電視臺也不需要過去繁重而龐大的組織架構,由單個節目的製片人負責製作播出、運營即可,這就導致了制播分離成為一個不得不的選擇。
  拿前文提到的《紙牌屋》來說,一個網絡流媒體公司,借助大數據在首次進軍原創劇集就一炮而紅。同樣是電視劇,卻並沒有在電視劇上播,並且獲得了傳統電視劇可望而不可及的成就,打開了電視劇產業的一個新局面——電視劇可以不上電視播。
  一方面,隨著電視機開機率的下降,看電視的逐漸成為“三不”人群,即不上班,不出門,不上網。電視受眾呈現出老齡化趨勢,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則是通過上網來獲得資訊,而老年人因為接受能力比較差,電視臺的選擇性也相對較小,所以留住了老年人受眾。
  隨著互聯網電視的普及,老年人也擁有了更多的選擇權,那麼傳統的電視行業是否還能吸引住觀眾呢?另一方面,互聯網為人們帶來了更多的機會,使得行業內容進入門檻降低。低門檻,低成本,便成就了不少的中小型傳媒企業或者媒體運營團隊。
  很多人熟知的自媒體團隊“羅輯思維”,就是由原擔任央視製片人的羅振宇主持,他在互聯網上開始了視頻脫口秀節目自媒體的創新。在其第二次會員招募時,一夜吸金800萬,僅僅依靠著五萬的設備成本以及其他的人力成本,獲得了他在傳統電視領域不可能得到的成就。
  這是作為一個行業內的人開始的互聯網創新。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的行業,可能會有更低的門檻和成本來啟動創新,傳統廣播電臺就面臨著一個極大的顛覆。電視和互聯網的出現已經很大程度的影響了廣播產業的發展,如今,網絡電臺的出現,又給傳統的廣播帶來了更大的衝擊。
  相對於電視臺來說,電臺的進入門檻更低。它不必要求你有很好的長相和氣質,可能只要聲音好聽即可;也不必要求你有專業的一些素養,只要你對播音或者主持有強烈的興趣愛好即可;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也不需要很昂貴的設備,一些簡單的錄音和剪輯軟件就好,移動性強且便於傳輸。這樣的低門檻和低成本會使的一些不需要很高的專業素養才能完成的傳統電臺節目最終無立足之地。荔枝FM、考拉FM等這些移動終端網絡電臺的出現,正在充分的證明這一點。因此,傳統電視臺以及電臺都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挑戰,那就是不得不快速與互聯網進行融合,否則要麼轉型,要麼死。
  傳統電視臺該何去何從?
  前面我們討論了互聯網對傳統電視行業的衝擊,之前也曾看過不少關於紙媒生存轉型的討論,個人覺得,紙媒和傳統電視行業的出路其實有一點是相似的。除了平時叫嚷的轉型之外,唯一值得紙媒和電視臺堅守的就是做深度新聞,做調查性新聞。
  傳統的電視臺擁有者一批具有良好新聞素養的採編班子,在一些相對靜態,進入內容門檻較低的領域被互聯網所占領之後,電視臺可以發揮自己的長處,利用積累已久的人脈,資源、珍貴的經驗以及專業的人才,進行深度報道。如花費一定的時間去做調查性新聞,增多評論性新聞在節目中的比重,以及做一些相對動態性的電視內容的製作。要知道,即使在微博、微信傳播信息平臺如此發達的今天,當一件重大事件之後,人們會處於一個信息爆炸的階段,當他第一時間獲知時間的大概之後,往往還是會回過頭去看主流媒體的報道,瞭解更深層次的對重大新聞事件的剖析和看法。這就給電視臺創造了關註點,所以做深度新聞,是傳統電視臺和紙媒在互聯網時代生存的不二法門。
  那麼除了做深度,電視臺還有其他路子可走麽?有,答案是肯定的。
  還是拿唱片公司做一個類比,雖然“單曲模式“的來臨使得唱片公司的線上歌曲進行免費,線下唱片銷量不高,但是有一條路是不可替代的,那就是線下演唱會的舉辦。對歌迷來說,即使歌曲音質再好,視頻畫面再清晰,還是不如去演唱會現場的感覺來的暢快。同樣的,電視臺的體育賽事轉播也是這樣的道理。網絡視頻要受畫面大小以及網絡狀況的影響,但是電視臺卻完全不用擔心。電視畫面的大小可以比電腦高達幾倍,且覆蓋面是互聯網所不可比擬的。一群人,在電視機前為自己所鐘愛的球隊吶喊加油,為每一個未進的球懊惱和惋惜,這是體育比賽時最常見的畫面,這也算互聯網視頻所做不到的體驗。有數據顯示,上屆世界杯比賽期間,中國民眾在韓國隊對希腊隊的比賽中,中有2400萬人通過CCTV5收看了比賽,這僅僅是在家庭中觀看比賽的數據,還不包括在廣場、酒吧等場所。
  歸根結底,面對巨大的產業變革,傳統媒體行業不可能坐以待斃,電視臺面臨著要麼轉型,成為內容提供商,要麼被迫剝離出去。過去的一年,有大量的文章討論紙媒的存亡和轉型,而其中有開始嘗試轉型,也有無法適從而“死去“。
  由於外界生態環境的變化,我們總是能演化出適應新環境的能力,電視臺也是如此,報道正在發生的、具有實時性的,或者受眾迫切想深入瞭解的是電視臺和傳統媒體行業目前無法被替代的一點。這就又回到了電視臺的本質,產業變革給電視臺帶來的,正是對實時重大新聞處理能力和報道能力的考驗,也終有電視臺無法適應這一巨大變革而消逝。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ytqcaermxo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